北京正山段福惠律师
新浪微博
微信

【史话】汽车情报发展史论(下)


三、融合分布发展期

进入21世纪后,社会经济形态的变革对传统汽车产业造成的影响和冲击十分明显。在市场经济和网络化的洗礼下,企业情报逐步进入“全员参与”的融合分布式发展格局。传统企业情报观念受到挑战,情报部门和情报体系不断发生再造和重组。这应该是汽车情报发展最好的时期,当然也是最糟的时期。在这一时期,国内汽车企业情报人员的生存与发展也出现符合“马太效应”的两极分化。


这是汽车行业情报最好的繁荣时期。“泛竞争情报化”光怪陆离,精彩纷呈,即社会的咨询公司、舆情监测公司、数据公司、软件公司、培训公司、高校图情系、图书馆以及公安、国安转业者纷纷介入汽车情报界,造成汽车情报产品的空前繁荣。


这也是汽车企业情报最糟的萧条时期。在度过“鼎盛期”之后,企业情报部门的生存受到互联网导致的“信息过剩”的挑战。由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情报所的功能转型,不再承担指导和管理全国汽车企业情报的责任,同时,“全国汽车技术经济信息网”的功能也逐渐弱化,由此造成了当时汽车行业信息交流沟通出现了“空洞”。于是,由一汽、东风、长安、上汽、广汽、北汽、奇瑞等自主品牌企业情报部门自发另行成立了松散的“全国汽车企业信息联席会”“全国汽车期刊联席会”等平台组织,各单位轮流坐庄,不定期开展信息情报交流。值得瞩目的是“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议”因有专项信息需求支撑,得到全国汽车企业销售部门认同而发展至今。


由于新形势发展对情报要求的高度化和分工细化,各汽车企业情报部门原有的功能和传统阵地不断消失或失守。企业情报骨干多数转行,或转为企业其他业务部门骨干。有的企业情报部门功能转为网络信息维护、《信息简报》编写、期刊编辑和素材提供或会展服务等。


新形势下,传统的企业情报组织正向“组织情报”方向转型。汽车企业的情报体系逐步发生了重大变化。如同日本企业开展的竞争情报具有组织性、自发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新时期的汽车企业竞争情报进入了“隐形情报”时代。汽车企业情报人共识是:“没有业务就没有竞争情报”“纯粹情报部门已不复存在”;情报不再是职业,它仅是一种观念、需求和方法。与此同时,竞争情报的价值及其功能正悄悄融合分布到企业各层面或各业务链环节。于是,汽车企业情报工作者顺应形势,为摆脱边缘化地位,跻身企业主流体系,或进入决策层,或嵌入业务链。情报部门通过改变组织结构、人员构成和情报分析受益主体,输入传统情报更多的智慧和知识;通过细化情报信息结构,改变情报运转的机制而丰富和提升了情报的内涵和价值;通过构建战略情报系统,将竞争情报要素和概念植入企业各层面板块和业务链环节,从而从组织流程上统领战略业务全局。目前现有的汽车大集团情报部门为提升功能与价值,原有情报部门的功能和名称发生变化,例如变为企业集团的“开发策划与科技信息部”、“研发资源规划部”和“战略研究和知识信息中心”等(也含部分情报功能)。


新时代的汽车情报对中国汽车产业贡献巨大。纵观全国汽车产业的各板块和各层面,无论是汽车行业或汽车企业集团的“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和“十三五”规划战略,还是有关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汽车技术策略研究,或者产业政策研究、企业策略应对、中国汽车发展战略研究,以及汽车细分市场调查和未来趋势预测……都包含汽车情报人员的智慧和辛劳。只不过绝大多数的汽车情报人员已融合分布到各产业链条和业务板块,他们应用专业语言或业务语言在阐述隐含竞争情报思想的各项课题项目。

四、汽车情报发展走势评论

进入21世纪后,我国汽车企业情报运作在组织架构、资源获取、范围拓展和价值取向方面正发生变革或颠覆性变化。汽车企业情报方式已逐步进入了“组织情报” 的“隐形”时代,表现为组织性、全员性、高效性、自发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情报不再是职业,而成为汽车企业各业务链开展工作的一种普遍的观念、需求和工具方法。情报的功能和价值表现为汽车企业的经济效益和技术创新成果,因而情报作用对汽车企业的贡献也越来越重要。新时期的汽车情报发展走势主要有以下特点:


——情报学是在当今信息过剩和情报繁荣中衰落的;情报学危机的根源不是信息的“too little”,而是“too much”。信息过剩和情报繁荣是汽车企业情报部门逐步弱化的主要原因。


——在一些成熟的大型汽车企业,其职能越来越多,分工越来越细,研究越来越深入,也令情报人员越来越难以应对知识信息的激增或“爆炸”。汽车产业正面临从传统机械开发向电子、软件、智能互联网、新能源开发的转型,汽车企业情报部门不可能完全掌握海量信息知识。因此,企业专业部门的“业务情报”取代情报部门的“情报业务”势在必行。


——企业“组织情报”体系虽表现形似无部门组织,但是由于运作时,各业务链相互关联,环环相扣,展现的是一个更富有牵引力和约束力的弹性工作平台(当年的情报部门虽有组织,但由于情报人员个体作坊式工作特点,却表现为有组织而无纪律)。此时的企业情报组织看似在淡化,但其情报活动新模式已标示为“组织情报”富有活力的企业体系竞争力。


——在“组织情报”体系中,情报人员将与专业人员趋同化。汽车企业全员要树立互联网背景下的“情报+”思维,将竞争情报渗透到每一个战略单元和业务链条或者工作项目。未来汽车企业的情报人员可能像行业专家,对战略业务驾轻就熟,对汽车技术游刃有余;而企业的汽车专家可能像情报专家,对情报手段通达谙练,对竞争信息轻车熟路。

 

新形势变化,为社会各类从事信息服务的咨询机构开辟了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他们不仅仅服务企业内部的公共信息平台(传统情报部门的变型),更为企业各战略业务板块或提供参考数据资料,或承接外包的各种非核心业务。


新形势变化,对情报专业学会以及培训机构提出更高要求。他们要与不同产业和行业紧密结合,才能为专业工程师或业务人员提供有针对性的竞争情报学术研讨以及培训服务。


新形势变化,对高校情报学教育提出新的挑战。由于未来企业情报部门可能缩编或消失,因此情报学作为综合性应用学科,其研究生教学目标之一应是培养学生成为适应企业各类需求的一专多能型人才,即既能专长于汽车或某一专业领域,同时又具有(快速)信息搜集、情报(整合)分析、沟通与谈判、翻译与写作等实战技能的人才。

五、结语

40多年来,伴随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汽车企业情报的发展历史经历了三个不同阶段:经历了以技术文本翻译和资料收集为主的起步与成长阶段、引入竞争情报概念及其实践的鼎盛期阶段、目前进入的互联网背景下“全员参与情报”融合分布式发展期阶段。从第三阶段的发展效应分析,汽车企业情报运作方式已逐步进入了“组织情报”的“隐形”时代,表现为组织性、全员性、高效性、自发性和隐蔽性等特点。汽车企业情报部门可能会逐步弱化,而企业的情报功能和作用已融合分布于汽车各产业链条和业务板块,更表现于服务于决策支持,表现于汽车企业的经济效益和技术创新的成果。因此,新形势下,我们完全有理由高调地说:企业情报对汽车产业和汽车企业发展的贡献越来越重要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