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正山段福惠律师
新浪微博
微信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

诗歌不死(汪汪)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

是那些“杭唷杭唷”的农人

用声音滋润艰辛的汗水

演绎劳动不朽的传奇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

是那些风里雨里采诗的行人

振木铎撒一路《诗经》的花粉

绽放经典永恒的神奇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

是那汩罗江畔苦苦行吟的屈子

长发随风飘出一江春水的波纹

流淌千年芬芳的记忆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

传说的风沙擦亮了秦汉的明月

神话的美酒沉醉了建安的风骨

白马西风,烈士豪情

南朝的扁舟满载北朝的牧歌

无限江山,莫道天高秋月明

冬夏,共霜雪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

盛唐的朝日随大漠孤烟高傲升起

两宋的彩云伴冰河铁马旌旗猎猎

小桥流水,大江东去

源源而来滚滚不尽的是那长江水

江头江尾,人道逝者如斯

你在桥上看风景,风景透脊入髓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

在琅琅书声中,在灵魂深处里

古诗不死

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

只是年轻

古诗不死,只是隐去 ,新诗不死,只是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