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正山段福惠律师
新浪微博
微信

复盘2018年电影市场,全面洗牌的上中下游,谁的机遇来了?

来源:娱乐资本论(ID:yiqipaidianying)

作者/斯塔西 编辑/谢维平


资本大退潮、税务大地震、票补时代退场、影院闹饥荒、大批影视公司倒闭、开机骤减明年没片上……


回顾2018年,这类“影视寒冬论”的文章层出不穷,从业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虑。就市场消费端来看,一方面,我们看到流量明星大制作接连惨淡收场,《阿修罗》《战神纪》等均不过亿,《狄仁杰之四大天王》《邪不压正》等远不及预期;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靠口碑逆袭的爆款,从年初的《无问西东》到春节档的《红海行动》,再到暑期档的《我不是药神》,直到近日的《无名之辈》等。无论什么档期,几乎每一部口碑之作都能走上逆袭之路。


2016年国内市场是《盗墓笔记》等低分高票房影片主流,2017年还有舆论说国内是《变形金刚5》为代表的“好莱坞烂片”回收站。然而到了2018年,几乎没有低分烂片侥幸过关,成为漏网之鱼。


《我不是药神》


前日,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发表长文提醒行业说,所谓的寒冬,不是讲优美故事感动人的寒冬,而是讲资本故事忽悠人的寒冬。同样地,现在也不是一个健康产业因为正常产业周期调整而逐渐进入的寒冬,而是一个畸形产业受非正常因素挤压而忽然面对的寒冬。


2018年注定是中国电影产业真正的拐点,观众消费明显趋于理性,以往游戏规则失效了,消费端正在反作用于供给端。


寒冬下,行业经历阵痛的同时,暖流正以汹涌澎湃之势,席卷电影的创作、宣发、影院等各个环节,带动整个行业升级、走向成熟。税务风波、片酬限价带来的影响终会过去,小娱复盘了2018年电影市场,勾勒出行业在这一年的变化。


从粗犷到品质消费:

资本“残次品”出局、优质影片口碑逆袭、新类型受青睐


电影观众消费趋于成熟有两个表现:一是资本“残次品”票房惨淡,淘汰出局;二是口碑优质作品逆袭,黑马频出。


所谓资本“残次品”即套用“流量明星+IP”公式,轻视内容制作的影片。比如陈伟霆、林允主演的《战神纪》,王力宏、宋茜主演的《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等,吴亦凡、梁朝伟、唐嫣主演的《欧洲攻略》等影片不仅票房接连扑街,而且还扑得悄无声息。


10年前,评价不甚好的东方魔幻《画皮》系列拿下了10亿票房。10年后,一手打造《画皮》系列的杨真鉴以同类型《阿修罗》重起炉灶,试图如法炮制当年的票房奇迹,拿下30亿目标票房。但事实却是,这部投资7亿的东方魔幻大片上映三天票房不足五千万,遭遇了豆瓣、猫眼史上最低评分。



过往“烂片”口碑越差越能引发热议,从而形成畸形票房增长的现象,不复存在。今年更悲剧的插曲是,同样投资7亿的《大轰炸》,娱乐大亨施建祥逃跑留下的残局,经崔永元爆料阴阳合同事件一“洗礼”,已经永久的“撤档”了。


与《阿修罗》《大轰炸》这类资本悲剧,形成鲜明对比的现象是,优质影片口碑逆袭成了电影市场常态。映前不被看好的优质电影,映后都能靠口碑逆转胜。


年初的春节档格局中,军事题材《红海行动》原本被认为太过血腥,最不适合春节档的合家欢氛围,首日排片被《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西游记女儿国》挤压到仅为11%。后凭借炸裂口碑一路逆袭,拿下36亿票房成为春节档票房冠军。



最终春节档票房排位,竟完全遵循了口碑顺序。口碑第二好的《唐人街探案》拿下33亿票房,成为春节档亚军;口碑最次的《西游记女儿国》垫底,票房仅为7亿。随后暑期档《我不是药神》、国庆档《无双》接连上演同样逆袭的戏码。


有制片人认为电影观众消费变化,与网购发展类似。刚兴起时,粗制滥造的商品充斥电商平台,经验不够的买家不可避免地会为劣质品的销量作贡献。到了现在,主打优选精选的电商平台兴起,品质化网购成了一种趋势。


除了品质化消费,观众选择还呈现出一种多样化趋势。新丽电影总裁李宁近期在一篇采访中提到,今年爆款作品的类型题材开始多样化,军事题材的《红海行动》、警匪悬疑题材的《无双》、喜剧犯罪题材的《无名之辈》等,多样化选择也表明中国电影观众正逐渐走向成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观众开始遵循类型片审美周期规律。观众审美呈现保守性和变异性两面,保守性表现为选择感兴趣的同一类型。比如近年来喜剧片是最受中国观众喜欢的类型,最典型的案例是开心麻花,借着喜剧东风,从《夏洛特烦恼》到《西虹市首富》,3年用四部作品就奠定了国内最知名厂牌的地位。


变异性出于追求新奇的心理欲望,表现为对单一类型模式的不满足。《李茶的姑妈》的票房滑铁卢正是,观众对于麻花喜剧的审美疲劳所致。所以类型片创作遵循“定期更迭”的原则,即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新的“主打类型”占据重要地位,才能使得观众对于这类型电影保持长久兴趣。


《李茶的姑妈》


复合类型或新类型也正在受观众青睐。以今年的爱情片为例,北漂现实题材的《后来的我们》、融入奇幻元素的爱情片《超时空同居》、融合冒险类型的爱情片《南极之恋》都取得超预期的票房;新类型代表,社会寓言片《一出好戏》、兄妹亲情片《快把我哥带走》以及《我不是药神》开启,《找到你》《悲伤逆流成河》承接的社会现实题材片,均脱颖而出。


大平台疲于追赶爆款,中生代创作公司成为电影市场发动引擎


市场端的反应变化,决定了创作端的洗牌格局。纵观今年爆款片单,传统民营五大出现明显疲态,中生代创作公司成主流。


传统民营五大中,唯二守住阵地的是,万达和博纳。前者有爆款《唐人街探案2》和黑马《快把我哥带走》,后者有香港导演发力的《红海行动》《无双》两部爆款。


《快把我哥带走》


去年凭借《前任3》《芳华》回暖的华谊兄弟,今年老将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并不算理想,仅收6亿票房。受崔永元事件影响,《手机2》上映未知,唯一可圈可点的是低成本影片《找到你》逆袭近3亿票房。


今年和丁晟导演因为宣发费用的使用,闹了一场舆论风波的光线,相比往年的势头,成绩也算不上理想,主控的《昨日青空》上演了撤档延期的戏码后,票房仅为八千万,票房最高为参与出品的《一出好戏》,其次为主发行的《熊出没·变形记》,春节档拿下6亿票房。唯一算安慰的是《悲伤逆流成河》打出的一波长线逆袭。


《悲伤逆流成河》


但更名“乐创文娱”重生的乐视,依然还处于低调的休养生息阶段。主控张艺谋的《影》最终仅获得6亿票房。郭敬明的《爵迹2》接连跳档,上映无期。


与上述五大民营公司形成冰红两重天格局的是,中生代创作公司屡中爆款。《我不是药神》背后主控方是该片监制宁浩的坏猴子影业,《西红柿首富》背后主控方是闫非、彭大魔的西虹市影视,《超时空同居》背后主控方是徐峥的真乐道,《后来的我们》背后主控方是绑定了该片监制张一白的欢喜传媒等。



这类依托一线导演或演员崛起的中生代公司,凭着优质内容的创作能力而崭露头角,与开心麻花等新锐公司晋升戏码如出一辙。


凭借《战狼》一举成名的北京文化今年主控《英雄本色2018》虽不及预期,但是参与出品的《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成绩亮眼;凭借《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两部电影迅速占领市场的开心麻花,虽然《李茶的姑妈》票房遇冷,但不影响麻花的大局,仍然坐稳了新锐公司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