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正山段福惠律师
新浪微博
微信

三款社交软件同天发布,张一鸣、罗永浩和王欣打得过微信?

TASTER有趣

这年头做社交软件,不挑战下微信你都没有新闻


3天前,曾经创立快播的王欣宣布推出新产品,直言:新的社交产品应该能让朋友圈重新建立连接,我们不再需要一款像微信一样的长连接的聊天沟通产品。

5天前,字节跳动表示将会发布一款社交产品,“小龙在思考重做朋友圈会怎么做,其实我们也有另外一个想法”。

8天前,快如科技放出预热海报:我们想和这个世界聊聊。

因为产品都和社交有关,各大网站纷纷打出了三款社交软件战微信的标题。

如果不挑战下微信,你可能都没有新闻

即使你的产品定位和微信不是一个方向,但是蹭一波热度,也可以拉来不少新用户。


马桶堵了

相信在这片大陆上,无数个男人对王欣都有特殊感情,其推出的快播成为一代传说,这次推来,推出了新的app:马桶mt

但是想要体验这款软件真的不容易,即使我在第一时间下载了,也经历了验证码bug,微信封杀,网络链接不可用以及官网下架等情况。


这是一款主打匿名社交的app,发布会开的很是低调,低调到网上仅有一两张照片,照片中的王欣身着黑色西装,背后则是一块大学教室里的投影幕布,上面写着:云歌产品交流会。下方还有一行小字:马桶mt庆生会。

这应该是昨天最为低调也最为简陋的发布会。

马桶MT一经发布,被网友吐槽必须授予通讯录权限。即使这样,我的页面也是要求我通过短信邀请好友。


毕竟,马桶mt和头条的多闪分享链接早已被微信封杀,多闪选择了类似淘宝和支付宝的文字口令分享,而马桶mt则选择了短信。

马桶mt类似于根据你的通讯录而分布的匿名朋友圈,就像你和你的通讯录好友在一个大匿名群里,而你可以又可以在其中组建小群,也可以发匿名以及在匿名问题中加入红包。

毕竟悲哀的是,只能通过微信支付的红包已经创建订单失败,而支付宝支付功能还没有开通。(现已修复)


除此之外,马桶mt里群聊具有及时性,限定在一小时内所有对话框及内容会自动消失。

这款产品推出之时备受瞩目,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王欣,这是他出狱以来推出的第一款产品,但是准备不足,各种意外情况频发,加上友商的封杀,而且将社交链入驻的门槛较高,马桶mt还会存留多久?

作为一个匿名性质的软件,果然,在第二天就出现了各类小广告。即使你没有好友,也会收到“附近的消息”的各种骚扰,而且附近的消息范围之广,出乎我的意料。毕竟居住在烟台的我,收到了青岛的附近消息。


头条的多闪:减轻社交压力了?

字节跳动发布了一款名字叫做多闪的app,定语是抖音的独立app,这款APP主打短视频结交,定位于年轻人。据说产品经理都是90后,更懂年轻人。


多闪可以通过抖音账号直接登陆,并且可以将随拍直接同步到抖音,随拍类似于随手拍,不需要很高的剪辑和精美的制作,更加接近于生活,同样,抖音下午也推出新版本,在好友一栏里出现了“我的随拍”

快闪分为三部分,消息,拍摄和世界,看到这里我想起了腾讯曾经推出的DOV ,风格和布局也几乎一样,可惜并没有太大轰动。

多闪团队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些改进,比如表情包联想内容丰富,多了很多常用的熊猫头;而且增加了红心按钮,可以代替“在吗?”“你好”等词语


在红包支付上头条显然更加有经验,鼓励用户直接添加新卡支付,这样就摆脱了巨头封杀的困窘。

去掉对小视频的点赞和评论,可以减轻社交压力,但是通过小视频的形式去社交,我想这对于人丑拍视频的压力更大。

很显然,视频社交增大了用户门槛,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去拍摄露脸的视频,而有一个朋友圈,则是更好发布其他视频的载体。

世界则是发现更多有趣视频的窗口,同样不能点赞评论,这个可以成为加好友的一个窗口,当然,前提是有足够都的用户。

年轻人会抛弃微信?只要工作和熟人社交在钉钉微信这里,多闪也不过是社交方式的一个补充罢了。


赚钱宝:聊天版的拼多多?

风口浪尖中的罗永浩,在前几天的燃点采访中,表示2019年会对投资人和用户一个满意答复,幸亏有这个回复,让消失了好久的罗永浩更加有信心站在台上。

这场发布会并没公开售票,预热海报也是锤子风格。不过,这次发布是子弹短信的升级版:聊天宝。

当年子弹短信也是体面人,推出的功能戳中用户痛点,一度冲到了iOS免费榜榜首,后来渐渐没了热度。而这场发布会,成功给子弹短信降级。


发布会依旧晚开场,即使罗永浩把原因归咎于其他工作人员的要求而非自己。

发布会上开始展示了很多有趣的功能,当然,仅仅局限于有趣层面,如今的子弹短信,更像拼多多+趣头条+soul,或者说成你购物时顺带聊天,功能复杂多样,显然不再仅仅局限于办公效率。

罗老师一边挽回锤子用户“天生骄傲”的面子,以可以关闭金币功能和可以更改图标名称来作为解决方案,一边还要苦笑:送钱你们还不要吗?

快如科技有些现实了,这不在是一个聊天工具,更像是一个通过优惠券和奖品来吸引用户,通过用户购买阅读产生流量,通过流量变现的app,即使现在没有多少日活。

罗老师一边自圆其说,还要赋予其高大的含义:你的金币可以做公益,我妈用的很习惯,这只是为了来拉用户。一边还要交大家如何群发短信拉新,闭口不谈短信骚扰,就像介绍当年smartisan os引以为傲的拦截垃圾短信功能一样。


发布会的下半场,完全成为了快如科技的招商会,而罗老师则变成了一个导购,一口一个为了用户,罗老师很愁。

即使到了最后,也要凭自己不多的用户,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微信故意封杀,还将其他两家产品被站队一次,看起来很是大气。

子弹短信压根没有谈判的资本,谁来和你握手?



回看昨天的三款产品,王欣的是匿名社交,头条的则是短视频设计,“同是熟人关系,但是不同方向”,显然大厂都是不想引起直接矛盾的,而且多闪的应对措施也比较成熟,而罗老师的聊天宝,福利热度超过了几个痒点小功能,让用户在俩天窗口旁边拼多多,其实,这算是一种伪社交罢了。